市金融办主任郑杨在会上表示

2020-03-14 12:10

“今年1-8月,自贸试验区新增人民币跨境结算金额1563亿元,占到全市的15%左右。人民币境外借款发生174.3亿元,人民币双向资金池业务发生272亿元,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4.8万笔、金额8.5亿元。”他表示,到上周末,10家中资银行接入自由贸易账户信息监测管理系统,开出了4110个自由贸易账户。“资金流动没有成为热钱流入和套利管道,这为下一步资本市场压力测试提供条件。”

而在贸易监管方面,国际上通行的是国际贸易“单一窗口”,目前自贸区已经实现口岸管理的“单一窗口”运行,但同金融改革的核心任务仍需推进一样,“目前这些领域的改革还没有完全到位”。

他在发言中不断提到“减少”:“我们还有很多领域要进一步工作,比如海关监管上,从最初的35个审批事项减少到了14个,还有必要继续减少,包括很多收费环节要减少。投资管理体制和金融改革方面,我们减少了审批但仍然有审批。工商改革做到了先照后证,但要进一步提高‘证’的透明度,使得将来企业能够很清晰地知道,绝大部分的‘证’多长时间可以获得,怎么获得。”

他表示,上海自贸试验区形成的经验要做到“可复制可推广”,同时自贸区始终是制度创新的高地,改革永远是进行时,没有完成时,希望更多领域能够加快改革步伐。

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朱民表示,管委会“权力清单”预计将在10月公布,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”。

“自贸试验区挂牌后,管委会已经取得了一些事权,有的来自于委托,有的是授权。按照自贸区条例,目前我们已经梳理了相关事权,正在走法定程序。”朱民表示,这些事权主要集中在融资、建设、规划、环境保护、劳动保护和知识产权等16个大类。比方说建设项目对应上海6个部门的条线,管委会要在守住安全和环保的底线基础上,进一步简化审批流程,提高效率。

为了进一步提高管委会事权透明度,“权力清单”将在10月公布,不但有事项名称,还有依据、部门、审批条件、收费标准等10多个要素,“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”。

他进一步解读,负面清单是投资管理国际化的重要标志,接下来部分管理措施的透明度还要进一步加强。“负面清单最难的就是管理措施的透明,2013版中有50多个不透明的项目,2014版降低到了25个。”他表示,从“什么事可以做”到“什么事不能做”,对政府管理的要求更高了。

“一行三会”推出的51条创新举措,推动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形成了“一线放开、二线严格管理的宏观审慎”的金融制度框架和监管模式。市金融办主任郑杨在会上表示,自由贸易账户资金流动正常,没有成为热钱流入套利和资金向内渗透的管道,上海自贸区将为国家金融改革做好“压力测试”。

艾宝俊在发布会上表示,上海自贸试验区进入第二年,接下来的重要工作就是以国务院发布的总体方案为大原则,和国家部委充分讨论,希望在未来一两个月里,能有相关信息对外发布。

艾宝俊表示,中央给上海自贸试验区2到3年的时间“先行先试”,希望三年后能够建立国际化、法制化、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营商环境。

艾宝俊表示,一年来,我们和包括美国商会、欧洲商会、日本商会在内的主要外商作了交流,了解他们对自贸区的看法。同时针对自贸区的第三方评估正在进行,我们找了三类机构,一类是从制度创新角度能有很好理解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。第二类是普华永道。第三类是大学和研究机构。三类机构进行同时但独立的评估,目前初步报告正在形成中,预计将在10月10日左右形成最后的报告。

接下来,自贸试验区将进一步落实金融创新制度,尽快出台资本市场支持自贸区实施细则,推动自由贸易账户功能拓展。“海通证券、国泰君安、花旗银行等正在积极加入分账核算业务中。我们计划先从本币业务开始,条件成熟后再拓展到外币。根据计划,在分账核算业务开展6个月后国家相关部门将进行评估,最终实现本外币一体化的自由贸易账户体系。”

他同时表示,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、国际黄金交易中心已经在自贸区内正式挂牌。其中原油期货的上市“大约在冬季”,而黄金国际板已经在本月18日正式启动,4个交易日以来成交了1833公斤黄金,交易金额达到4.5亿人民币,国内外42家会员企业参与。

艾宝俊表示,上海自贸试验区推进四大制度创新,在建立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框架上,取得了重要的阶段性成果。